舟舟不是天才,也不是一個健全的人-——弱智指揮家舟舟父母的心聲
2012-10-03 07:59:07   來源:中國特殊教育信息網   評論:0 點擊: 特大

從我們那個時代過來的人,幾乎無人不曉前蘇聯著名作家奧斯特洛夫斯基,正是他的那句“人最寶貴的是生命,生命屬于人只有一次……”的名言,教育鼓舞了我們整整一代人。是的,當我們面對著正在玩;蛘谥笓]“千軍萬馬”的舟舟時,也這樣想過:作為一個人,還有什么比擁有生命——一個健康而鮮活的生命更為重要?失去生命,就意味著失去一切。失去一個健全的生命,就意味著失去健全人的一切。遺憾的是,在現實生活中,許許多多擁有健全生命的正常人,是很難體會到那些生命“殘缺”人的悲哀的。 

我們和許多家長不一樣,越是在孩子輝煌的時候,我們就越是覺得心底的“痛”;越是在孩子頭戴光環的時候,我們越是想著他的“殘缺”,想著他的“不健全”。他離現實生活越近,我們的這種感受就越強烈。 

在即將赴美前的集訓中,與舟舟合作的是一支由軍隊文藝工作者組成的樂隊,他們是從北京軍區戰友文工團、空軍政治部文工團、第二炮兵文工團、總政治部文工團軍樂團中抽調出來的精兵強將,這批由六十余名軍人組成的樂隊,全部是一流的演奏家。舟舟就和這些叔叔阿姨們整天“泡”在一起,反復排練指揮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陸》、舒薩的《星條旗永不落》。 

身著紅色T恤的舟舟活躍在排練場內。我們很想知道這些藝術家、演奏家們對舟舟的第一眼印象,這幾乎成為多年的習慣,我們很在乎別人對兒子的看法,好的、不好的、贊揚的、諷刺的。 

當舟舟的指揮技巧開始“征服”了這些叔叔阿姨以后,我們開始收集這些反映: 

一位參加排練的長號演奏家曾說:“一個連話都說不利落的傻孩子,怎么能指揮交響樂團呢?更何況我們演奏的不是一般的小調小曲……出人意料的卻是:隨著舟舟手中指揮棒的起落,我的心受到了強烈的震撼,舟舟的指揮思路不僅清晰準確,而且音樂感覺十分到位。當時我甚至迷惑了——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對舟舟抱有“困惑”的藝術家還有小提琴首席劉達先生,他對舟舟的這種舞臺上下巨大的“反差”百思不得其解。他也曾說過:“他和許多指揮家沒有二樣他的指揮極具個性!” 

空政歌舞團的一位女演奏家在緊張的排練間隙對我們說:她發現舟舟在處理《星條旗永不落》中的一些高亢音節時,情緒十分飽滿,并能及時宣瀉出他對音樂的理解,舟舟這種臺上與臺下的反差現象,是任何具有三四歲智商的孩子都做不到的。 

舟舟的藝術輔導蔣燮斌是目前國內數得著的指揮家,他將陪同舟舟同機赴美。他說:“弱智本是個缺陷,是劣勢,但到了這個地方,反倒成為舟舟的一大優勢,使他的指揮具有一種純凈之美。” 

大家眾口評說,使我們對舟舟的出訪演出,充滿了信心。那一段時間,可以說舟舟的臨戰狀態也非常好。 

8月18日上午,香港鳳凰衛視到戰友排練場錄制舟舟排練的節目。舟舟顯然對新聞媒體的采訪已習以為常,每逢此時他都能做到鎮定自若,包括平時像小孩子那樣頑皮的動作此時都不見了蹤影。當我們告訴兒子有電視臺采訪時,他認真地點了點頭,先把自己最愛喝的可口可樂放在指揮臺外側的一角,然后表情嚴肅地站在一旁等候著。此時,他低下頭無意中又發現了別在腰間的那只崔永元送給他的BP機,他迅速取了下來,放進褲袋里。因為舟舟懂得,排練場里是不能發出任何噪音的,更何況電視臺還要錄制節目呢這是紀律啊,他是樂隊指揮,理所當然地應當自覺遵守正當兒子站在指揮臺一旁調整自己情緒的時候,一位工作人員在幫助調整場內座位時,不小心將舟舟的可樂瓶碰倒了,棕黑色的可樂液體頓時冒著白沫從敞開的瓶口流了出來。舟舟一見,立即傷心地跑了過去,他蹲在地上,迅速將倒在地上的瓶子扶了起來,并將瓶蓋擰緊?粗鴦偛艓缀踹是滿滿一瓶的可樂現在所剩無幾了,他一邊拿著瓶子,一邊咧著嘴想哭。舟舟的情緒驟變,使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擔心:一個傷心的舟舟,還能順利地揮舞指揮棒嗎?由于排練日程十分緊張,導演還是按時下達了“舟舟準備”的口令。這時,在大家關注與擔心的目光中,聽到導演口令的舟舟突然就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他一掃臉上的怨氣,先是將可樂瓶子放在一個更為安全的地方,然后昂起頭顱,邁著莊重的步子向指揮臺走去。 

一位細心的女小提琴演奏家說:“舟舟一上指揮臺,就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他總是雙手抱在腹前,上身前傾,然后微笑著向大家致意。那神態,特有紳士風度!” 

當德沃夏克《自新大陸》第四樂章練完后,中間要休息五分鐘。此時,舟舟走下指揮臺,來到他的指導老師蔣燮斌身邊,湊著他的耳朵指著一位打擊樂手說:“那人不看我的手勢,也不給打镲”站在一旁,聽見舟舟的告狀聲,我們十分驚訝,舟舟居然觀察得如此仔細,真是讓我們做父母的大吃一驚。 

當大家休息結束后,蔣燮斌先于舟舟走上了指揮臺,當他把舟舟的批評轉達給大家時,全場頓時響起熱烈的掌聲和一片理解的笑聲。舟舟畢恭畢敬地登上指揮臺,正要揮棒時,樂池內突然又發出了“砰”的一聲響,舟舟立即“洞察”出是哪兒發出的聲音。此時,只見舟舟先是把雙手向下平壓,示意大家保持安靜,然后,他又向那個發出聲響的樂手做出一個暫停的手勢。經過舟舟幾次的“明察秋毫”,全團樂手們對舟舟——這個弱智指揮家不得不由衷地嘆服。 

在集訓中,叔叔阿姨們都發現舟舟十分愛美。在藝術音樂氛圍很濃的環境中長大的他,一向都很在意自己的衣著,無論有無演出任務,只要一起床,他都穿得干凈而整齊。他不僅自己愛美,而且更愛長得美的姑娘,凡是有漂亮女士的地方,他總是喜歡找機會湊過去,與她們接近。在集訓期間,來自空政歌舞團的一位女演奏家長得端莊秀麗,身材婀娜多姿,從她出現在排練場的第一天起,就深深地吸引了舟舟的注意力。 

這位女演奏家事后對我們說,舟舟只要不登臺指揮,總喜歡坐在我的身旁。他不時地看我,沖著我笑。有時還從口袋里掏出一些早已準備好的零食主動給我吃,嘴里還不停地勸我:“你吃,好吃”遇到這種情況,我也不拒絕,否則,那將是一種罪過,一種真正的傷害聽了這位樂手的話,我們感動得直掉眼淚,埋藏心底的痛此時顯得更“痛”! 

這位女樂手問我們:“舟舟懂不懂愛情?”“你說呢?”女樂手思索了一會兒,回答道:“怎么說呢?憑他的智商,他不應該懂得愛情,可是憑他的年齡,他卻正是處在渴求愛情的時期,這種事情真的不好說。比如,有一次,他站在指揮臺上,遠遠地拋給我一個飛吻,逗得全場哈哈大笑。你說,這個舉動,能說明他懂得愛情嗎?” 

在排練場經常接觸舟舟的人有不少都認為舟舟懂得愛情,他們還舉出例子:舟舟與殘藝團另一個跳舞的弱智女孩排節目,那個女孩非常喜歡舟舟,主動與舟舟接近,表示她對舟舟的好感。于是,一些熱心人便想“撮合”這段“良緣”。然而,舟舟卻突然冒出一句讓眾人大吃一驚的話來,他不屑一顧地大聲說道:“我不喜歡她”面對此情此景,我們坐在一旁默默地看著他,默默地承受著這一切在內心造成的沖擊。如果能為舟舟再選擇一次的話,我們一定會在“天才”與“正常人”之間,為舟舟選擇做一個“正常人”,寧愿舟舟什么也不是,但卻是一個健全的、能戀愛結婚、有家庭、有兒女、有工作、有事業的真正的男子漢。惟有如此,才能真正解除我們的心頭之“痛”。 
舟舟還能走多遠?



2000年9月17日,中國殘疾人藝術團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肯尼迪藝術中心舉行訪美的第三場演出,舟舟指揮美國國家交響樂團。作為晚會的壓軸節目,演奏了德沃夏克第九交響曲第四樂章《星條旗永不落》和中國的《瑤族舞曲》等,贏得了全體觀眾暴風雨般的掌聲,把晚會推向了高潮。 

演出結束后,一位鶴發童顏的老者帶領他的家人專門到后臺向舟舟表示熱烈祝賀,他稱贊舟舟指揮節奏準確,手勢到位,表演熱情,具有特殊的感染力。這位老年學者就是武漢同濟醫科大學醫學遺傳研究所的劉希賢教授,他此時正在美國探親,沒想到恰巧在這里碰上了我們并看到舟舟的演出,這使劉教授十分激動。 

早在1998年秋天,劉教授曾免費為舟舟做過醫學測試。當時的測試分兩部分進行:首先是測試智商,內容是一般常識性問題、拼圖、辨認各種幾何圖形等,結論是智商較低。智商不足40分。其次是測定舟舟的音樂感悟能力。劉教授的學生首先在電腦上打出記在五線譜上的七個音符,要求舟舟按固定唱名唱出來。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教舟舟識譜,所以我們當時壓根兒沒指望舟舟能完成這項測試。但是我們都估計錯了,舟舟居然準確地唱出了其中四個音符,準確率達到了66%。接著測試人取出一張CD光盤,在電腦上放送一首樂曲,這首曲子舟舟從未聽過,它既非純正的古典音樂,又非常見的流行音樂,其音樂結構、旋律、和聲配置都比較特別,而且節奏轉換也比較復雜。在放送的同時,要求舟舟即興指揮。這個時候,正是舟舟顯山顯水,宣泄表演欲望的大好時機,他顯得特別興奮,也特別投入,節奏轉換非常自然,音樂感覺特別精到,樂器交替手勢準確到位,所有的動作連貫瀟灑,一氣呵成,與第一項測試完全判若二人。舟舟的表現征服了劉教授和他的學生們,最后他得出的結論是:舟舟的指揮絕對不是簡單的模仿,他的頭腦中確實有音樂,應當確認舟舟具有音樂潛能。 

兩個月以后,應上海東方電視臺《新聞故事》欄目記者賈繼成的要求,劉希賢教授與德國醫學專家巴夢吉女士又對舟舟做了一次測試,再次確認了上一次測試的結論。 

有一天,舟舟走進了中華慈善總會會長閻明復先生的辦公室,他看到閻先生在跟幾位美國人談話,就安靜地在那里坐等。閻先生正在和美國客人討論幫助一位大面積燒傷的孩子的事宜,在他們討論的中間,舟舟突然插話了,他說,我要到美國去演出,賺了錢就幫他治病。聽到舟舟的這番話,閻先生和美國客人都非常感動,更堅定了幫助舟舟的信念。 

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出引起轟動效應的當晚,舟舟回到后臺換衣服時,他近似歡呼地大聲叫道:“啊我成功了我激動得 都要哭了。” 

這一切,都使我們發現舟舟在某些方面表現出超出自身智商的聰穎,而且舟舟還處在不斷的“演化”過程中,這不得不讓我們常常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舟舟還能走多遠?目前的舟舟是否已經登上了他所能登上的頂峰?目前的輝煌,是否代表了他的全部? 

但我們可以相信,是音樂啟迪了舟舟的人生,這個23歲的智障兒,像混沌初開的幼兒。 

(摘自《舟舟告訴你》,作家出版社2001年9月版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第五屆全省殘疾人文藝匯演舉行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河北时时彩中奖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