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讀懂他們的世界
2015-12-25 11:38:0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評論:0 點擊: 特大

  用心讀懂他們的世界

  ——一名自閉癥兒童的早期發現、評估與訓練

  自閉癥兒童在溝通、社交、認知及行為表現方面均有障礙,他們及其家人常常生活在壓力、混亂和挫敗的困擾下,非常需要盡早得到各方面的支持。那么及時發現他們,并對他們的教育需要進行診斷和評估就是必不可少的。一般來說,對兒童是否屬于自閉癥的診斷是由醫院進行的。對于學校里的老師來說,根據兒童的特殊日常表現來發現他們,并進行有效的教育評估、轉介,以此為基礎開展針對性的教育,也是非常必要和重要的。

  一個特別的孩子

  2011年,小H進入了我園小班就讀。不久,老師發現,當小伙伴們在愉快地游戲的時候,小H總是獨自坐在一邊,有時看著自己的小手,嘴里喃喃地說著一些他人無法聽清的話語;有時看著教室墻上的環境布置,小手指指點點;有時會走到教室的電腦前對著屏幕細細觀看,無論屏幕上是否有播放畫面……

  游戲結束時,當其他孩子聽到老師的指令、收好玩具、回到座位上坐在一起準備學本領的時候,小H似乎沒有聽到指令一般,仍然坐在原地。當教師走到他面前拉起他的手,告訴他游戲結束回到座位上的時候,他也不理會老師,只是機械地就著老師的步子回到座位上坐好。在集體教學活動中,小H也不能持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總是喜歡走來走去,罔顧老師的指令,有時甚至會毫無緣由地大聲尖叫……

  小H對電腦、手機等電子產品的興趣特別濃厚,總是喜歡擺弄教室里的電腦。當教師使用電腦播放課件時,他會突然沖上前,拿起鼠標或者對著鍵盤一通亂按。

  小H的這些異常行為,引起了班級教師的注意,于是老師聯系了家長,了解到小H的父母都是本科畢業,作為工程師,平時在家比較注重對于小H識字方面的引導。小H在進入小班之前就已經能夠指認一些常用的漢字以及26個英文字母,并具有一定的生活自理能力,在家都是由父母照顧,父母也沒有特別溺愛或者縱容他的壞習慣,為什么他會在集體活動中有這樣的表現呢?帶班老師帶著疑惑找到了我們,希望可以借助我們的專業得到一些幫助。

  我們了解了小H的情況后,來到他所在的班級,觀摩了他在園的部分活動。觀摩后,我們也覺得他的行為已經超出正常幼兒的行為,于是與小H的父母進行了溝通,期望通過兒童照顧者報告更進一步了解孩子。經過觀察、了解,我們認為小H存在患有自閉癥的可能性,于是我們利用TEACCH(Treatment and Education of Autistic and related Communication-handicapped Children)的評估工具PEP-3(Psycho educational Profile Third Edition)并結合學前兒童的年齡特點對他進行了教育評估,同時建議父母帶同小H去醫院進行專業的醫學診斷。經過醫學評估,小H的認知(理解、表達)、模仿能力以及小肌肉發展能力均弱于同年齡幼兒,并被診斷為疑似自閉癥。

  讀懂他,走近他

  了解了孩子的情況后,我們與班級老師以及小H的父母共同商量,決定讓他留在普通班隨班就讀,同時定期接受專業老師為他制定的個別化訓練。針對他的情況,我們將訓練的長期目標定為:加強注意力集中;提高認知理解能力;促進言語表達能力。

  在訓練的過程中,我們發現小H的行為具有一定的刻板性。因此,我們希望能夠通過結構化訓練來提高他的注意力。比如,通過卡片提醒小H一段時間內需要完成的任務,并讓他依據照片提示,自行去櫥里選出所要用到的東西,在活動結束后,自己將訓練用具進行整理后再放回原處。當小H注意力不能集中時,訓練師便會輔以言語或者動作的提示,告訴他,任務沒有完成,不能離開座位進行下一項活動。如果小H在整個活動中能夠保持,或者大部分時間保持注意的集中,不隨意走動,在活動結束后可以給予其一定的獎勵。

  我們還發現小H認識許多常用漢字,并且對漢字的興趣頗高,因此在提高其認知理解能力的過程中,我們利用直觀的、畫面簡潔的圖片,并在圖片下方輔以2-3個字的文字提醒,讓小H進行跟讀。但是在跟讀任何一張圖片之前,都要保證他的注意是在該圖片上的。幾次跟讀圖片后小H就基本能夠認識圖片了,當訓練師或家長出示圖片時,他就可以自己進行認讀。通過這樣的訓練能夠保證小H能將圖片信息和教師提供的語言信息進行結合,促使視覺和聽覺信息進行有效統合。

  如此訓練一段時間后,我們再用不同的提問方式來幫助小H進行鞏固。例如:訓練師指著長頸鹿的圖片提問:“這是什么?”待小H回答出“長頸鹿”后,提問:“長頸鹿的脖子長得什么樣子的?”引導其回答“很長”后繼續提問“脖子很長的動物是什么?”小H會再次回答“長頸鹿”。

  除此之外,在促進小H的言語表達能力方面,我們隨時隨地抓住機會與他進行對話,在具體的語言環境中訓練孩子主動表達語言,并提供、創造機會讓他主動表達。將訓練盡可能地泛化到生活中去,讓小H能在真實的情景中去體會,積累語言和發展語言。例如:禮貌用語的理解和運用,我們故意擋在小H的面前,引導其說“老師,請你讓一讓”,也會故意輕輕碰撞一下小H,然后對其說“對不起”,并引導小H回答說“沒關系”等等。

  小H變了

  經過一年多的訓練,現在的小H已經能夠比較和諧地融入班級活動了:過去集體活動中常要脫離群體、跑來跑去還會不時發出怪叫的他現在能夠安靜地和小朋友一起上完一節課了,有時候還能回答老師的問題;過去那個在游戲中不會交往、只會自顧自發呆或者自言自語的他已經能夠在某一個角色游戲中正常地進行活動了,雖然他和小朋友之間的交流還有些問題,常常說的話讓別人有點摸不著頭腦,但他開始模仿別的小朋友了,比如會坐在“比薩店”學其他小朋友做比薩。有一次老師還發現一件有趣的事:他做完比薩還裝模作樣自己吃了一口,口中念念地說道:我愛吃比薩,比薩真好吃啊。

  他的父母也表示,他在家也變了,有時候會說起幼兒園里的事了,比如今天和誰一起玩了,上課學了什么等等,而過去問他幼兒園發生了什么,他只會自言自語說些不相關的話……

  現在的小H已經升入中班,其認知理解、言語表達能力均有長足的提高,雖然有時候還會偶爾表露出獨特的興趣,比如特別關注電腦、手機等,但他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特別到讓老師頭疼的小H了。

  (作者單位:上海市黃浦區學前特教指導中心)

  作者:奚尤旎、居敏、王宜韻

相關熱詞搜索:自閉癥

上一篇:生物工程角膜給盲人帶來“光明”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河北时时彩中奖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