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公益 > 觀察 > 正文

灰色盲道難住盲人出行
2016-08-08 14:05:38   來源:騰訊   評論:0 點擊: 特大

  25年前的1991年8月,北京西北郊的藍靛廠路邊的便道上,新建了一條約有1米寬、花紋凸起的奇怪道路。那時很多市民都覺得這東西挺新鮮,并不知道其實這只是一條盲道。“我們再也不怕腳下坑洼滾到溝里去了。”坐落在藍靛廠的北京市橡膠五金廠的盲人工友,對當時的北京晚報記者說道。

  如今,盲道已經遍布北京。但是,48歲的盲人蔣力英女士,無論是在地鐵中還是在地面上,她寧可扶著墻或是順著馬路牙子走路,也不愿走上那條盲道。

  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盲道的顏色變了。

灰色盲道難住盲人出行 寧撞柱子也不走盲道

  黃色的盲道變成了灰色

  在我們的印象里,盲道自從出現至后來普及,始終都是黃色的。然而不知從何時開始,北京街頭多了不少灰色的盲道。

  北京地鐵的7號線貫穿南城,4號線則從南至北貫穿中關村、西單、馬家堡等很多人流密集的區域。在7號線地鐵的菜市口、達官營等車站里,記者注意到,這里的盲道磚全都是灰顏色的。4號線靈境胡同車站也是如此。不僅是地鐵,連西單十字路口地面上的盲道,也鋪成了灰色。

  健全人眼中,本來北京的地面就遍布著灰色的磚瓦,而今灰色的盲道并不太顯眼,換句話說,盲道與日常生活融為一體,讓地面、地鐵站里的環境看上去挺協調。

  灰色盲道難住很多盲人

  恰恰是這種顏色的“協調”,難住了蔣力英。如果說怪罪,只怪蔣力英并非一個“絕對”的盲人。

  蔣力英小時候也曾有一雙明亮的眼睛。然而十幾歲的時候,她患上了青光眼,病情逐漸加重,幾年時間內,她雙目近乎失明。后經手術,仍然沒能取得理想的效果,之后便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剩下0.02的視力。“視神經受損了,無法恢復。”

  這0.02的視力,讓蔣力英看不清與她臉貼臉站著的人的容貌,但卻足以讓她分辨出顏色,尤其是巨大的色塊。醫學上,這種情況稱作“有光感”。

  于是,前些年北京的盲道為黃顏色的時候,她會比較容易地找到盲道并行走在上面。

灰色盲道難住盲人出行 寧撞柱子也不走盲道

  當新的盲道變成灰色,蔣力英只能一聲嘆息。

  而據北京市無障礙設施監督員孫濤先生說,以往我們所謂的“盲人”中,如同蔣力英一樣,留有殘余視力、有光感的人,是一個巨大的群體。若再加上因各種事故導致眼睛受傷接近半盲的人數,“他們占據了大半,比‘全盲’的人數還要多。盲道的顏色對于他們來說有著重要的意義。”

  寧撞柱子也不走盲道

  近年來媒體時常會報道城市中盲道的問題。比較常見的如盲道被占用、被市政設施阻礙、大筆的無障礙設施建設經費被浪費。

  “但到了我們身上,那就是各種各樣的傷害了。”蔣力英說。至2000年之后,她感覺到便道越來越擁擠,停放自行車是最常見的情況。走在街上的蔣力英經常會撞上車輪、腳鐙子或是其他雜物,她身邊的朋友一樣經常抱怨被磕碰,大家在一起交流,盡管看不見,但“聽說他們的腳腕子時常是青一塊紫一塊”。

  更要命的則是高處的危險。盲道旁邊拉根電線或是晾衣服的鐵絲,“我們這視力根本看不見,時不常就在街上被勒一下。”現在街邊的配電箱一般也都刷成不太顯眼的灰色,“撞上去就是個大包。哪個盲人沒遇上過這樣的問題?”

  這些年,舊盲道坑坑洼洼,新盲道顏色難以分辨,蔣力英自己的習慣發生了變化,“現在我更喜歡貼著馬路牙子行走。雖然經常遇到停在路邊的車,但是車身很大,我能看到眼前隱約有個大家伙,也就能繞開道路。盲道上亂七八糟的障礙物我看不清,經?呐、崴腳,反而更容易讓我受傷。”

  政府早有規定

  其實,我國政府、北京市政府相關部門,早已制定過盲道顏色的規定。

  2009年,市建筑設計研究院就曾制定《無障礙設計規范》,給了盲道具體的參考數據:紋路要高出地面4毫米;鋪設要連續,盡量躲避樹木、電線桿等障礙物;表面型材應防滑;盲道顏色宜與相鄰的人行道鋪面的顏色形成對比,并與周圍景觀相協調,宜采用中黃色。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的《無障礙設計規范》中,也提到了盲道的顏色應為中黃色,“因為中黃色比較明亮,在視覺上更為明顯,更易被發現。”

  北京市人大2004年就曾通過的《北京市無障礙設施建設和管理條例》中,甚至規定了如果違反設計規范,要進行改建、處罰等罰則。

  多換位思考問題

  “俗話說,上天為你關上了一扇門的同時,一定會為你打開一扇窗。盲人聽力格外好,于是很多盲人都做調琴師嘛。”孫濤說,“如果他們能用自己的一技之長就業,既讓他們心理更加健康,也為社會減輕負擔?晌覀兊臒o障礙設施做得不合用,如何能期待殘疾人融入社會呢?”

  “健全人并不是盲人,你們很難從盲人的角度去考慮這個問題。”孫濤說。即便是建設好的盲道,顏色不明顯、缺乏維護管理,導致盲道的路況反而不如馬路牙子,“既然我們動用社會資源,為殘障人士建設通道,為什么不能在這些小問題上做得更好?”

  蔣力英卻表現出了更大的寬容,“現在社會為我們建設了很多設施,我們很感謝社會。只是希望,大家能更多地站在我們的立場上去看問題。”

  本報記者 張碩

  (北京晚報)

相關熱詞搜索:盲道 盲人 灰色

上一篇:聾兒學校11歲住校男童高燒身亡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河北时时彩中奖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