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海迪:殘疾人事業發展的當代視角
2016-05-19 10:38:47   來源:中國殘疾人聯合會   評論:0 點擊: 特大

  文/中國殘聯主席 張海迪

  人類是自然造化中最神奇、最偉大、最美麗的創造。自有文學以來,人們就用一切最美好的詩句贊頌人類的生命,她的力與美的千姿百態,她的智慧與創造力的璀璨與無限?墒怯械娜嘶蛟S從來也沒有想過,殘疾是生命的一種存在形態,殘疾與生命始終形影不離,殘疾人從來就是人類的一部分。在過去很長的歷史時期,殘疾人很少被社會關注,他們被歧視,被遺棄,甚至被遺忘在社會的角落里。但是今天,無論在中國,還是在世界,殘疾人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殘疾人已經被聯合國和世界大多數國家所重視。

  一、健全與殘缺構成生命的全部

  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在黨和政府高度重視和親切關懷下,中國殘疾人事業取得了巨大的進步,殘疾人的生活得到了顯著的改善,殘疾人國際事務也不斷拓展。國際社會積極推動殘疾人立法、社會福利、無障礙環境建設、融合發展等。殘疾人凝聚了人的最基本、最重要的觀念和情感,正是這些最普遍的觀念和情感,構成了人類道德體系和價值觀的基礎。事實上,健全與殘缺一起,才構成了人類生命的全部。世界上一些珍貴的藝術品正因為表現了殘缺而著名,比如,雕塑維納斯、勝利女神,所以,生命之美從來就是殘缺的。殘缺是美的比照,殘缺成就了美學。

  自從有人類社會以來,就有殘疾人。人們曾在馬王堆西漢古墓中發現了脊椎側彎的殘疾人,在人類的繁衍中,遺傳、疾病、災害、事故、戰爭等,都是產生殘疾的根源。在生命的進程中,人類為了生存和發展與自然界進行著物質和能量交換,但是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大自然給人類提供了生存和發展的條件,也制造了無數災難。疾病讓人們失去健康,而殘疾給人帶來生理上的損害,讓一些人失去行動的自由,失去感知世界或表達思想的能力,比如交通事故造成的肢體殘疾,藥物造成聽力損傷,還有退行性病變,各種壓力導致的精神疾病等。殘疾意味著美好愿望的破滅,巨大的精神壓力,還有沉重的家庭負擔。因此,殘疾是人類的痛苦之一,它不僅僅是殘疾人個人的痛苦,也是千千萬萬個殘疾人家庭和整個社會的痛苦。

  一位作家曾說過,這是一個長期被歷史、被文化忽視,而又是一個極為重要的人生天地,但是,這個人生天地卻從多方面反映著人世間的整體面貌。殘疾人遭遇的每一點、每一滴都會映照出世間善惡的分野。殘疾和殘疾人的存在,讓我們用新的眼光重新審視人類生命的歷程,社會進步的意義和代價。殘疾讓我們懂得,人類的生命是有缺陷的,遠遠不是完美的。從生命的歷程來看,每個人都潛藏著殘疾的威脅,只是造成的原因、發生的時間和產生的影響不同。在上個世紀,脊髓灰質炎是一種傳染病,而現在基本消滅了。正是這些因為脊髓灰質炎而殘疾的兄弟姐妹付出的代價,醫學科學家才研制出疫苗,讓后來的孩子不再承受殘疾之痛。那時候還有很多聾啞孩子,昨天他們還是健康的,僅僅因為患肺炎,注射了鏈霉素或慶大霉素,就再也聽不見,也不會說話了。而他們付出的代價讓后來的孩子不再使用那些抗生素,從而避免了殘疾的發生?梢哉f,殘疾人的存在讓健康人更加倍地認知和理解了生命與自由的深刻含義。認知和理解了殘疾和殘疾人,就能更好地為他們著想,更好地為他們服務。

  二、殘疾人生而平等不是特殊群體

  近些年,人們常稱殘疾人是特殊群體。其實,殘疾人是一種非群體性存在,幾乎所有的殘疾人都生活在各個家庭中,分布于社會各個層面,具有鮮明的分散性。殘疾人不是特殊的人,而是我們各個家庭中的成員。殘疾人在日常生活中幾乎沒有群體性活動,不像學生一樣一起上課,一起下課,他們也幾乎沒有群體行為,而更多的是孤獨的個體,有的重度殘疾人甚至遠離人群。所以殘疾人不是特殊群體,說他們特殊是因為很多人還沒有獲得平等共享和參與社會的條件和機會,我們要為殘疾人創造適合的生存和發展的條件,社會要給予殘疾人特別的關心和幫助,而不是作為一個群體被隔離。今天,隨著社會的發展和文明的進步,人們已經開始從中國傳統的仁愛思想和當代人道主義精神相統一的角度,從人的本質和人權保障的角度,從社會環境建設與人的關系的角度審視殘疾人問題。人類社會有一個重要的思想理念即人生而平等,因此殘疾人不應該因殘缺而處于困境,人與人之間最高尚的、具有普遍意義的關系是互相尊重、互助共存。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有責任、也應盡最大能力幫助那些處于困境中的殘疾人,讓他們生活美好而有尊嚴,實現人生夢想。

  也許有人會問,殘疾人這樣痛苦,活著還有意義嗎?要知道,很多人的殘疾都是不可逆的,有的人終生都看不見,只能生活在無邊的黑暗中,有的人再也不能聽見萬物的聲響,只能在寂靜的世界里走向永遠,還有重度的殘疾人,一生只能被束縛在病床上,再也沒有行走奔跑的自由,甚至連坐也不能。但是,人的生命總是不屈的,人總是對生活充滿了渴望,并且不畏一切困難去創造,而生命在追求和創造的過程中就有了更大的意義,殘疾人更是如此。在中國歷史上真實地記載著一些卓有成就的殘疾人,比如,春秋時的史學家左丘明、戰國時代的軍事家孫臏、晉時的醫學家皇甫謐。在當代,殘疾人自強模范的奮斗故事更是讓我們感動、感慨和振奮。在國際舞臺也有很多杰出的殘疾人,如詩人荷馬、拜倫,作家塞萬提斯、奧斯特洛夫斯基,數學家歐拉,畫家梵高,發明家愛迪生,政治家羅斯福等等,殘疾給他們帶來的痛苦也許遠遠超過其他困境,但是,他們所展現的生命力量則是難以想象的;钪鸵獎撛,就要探索,即使身體已經殘疾,思想的火花也決不停止迸發。這就是生命的意義。

  三、人道主義是中國殘疾人事業的旗幟

  我們不能忽視,殘疾人中還有很大的一部分屬于重度殘疾,他們生活不能自理,日常生活需要人照料,他們中的一些人完全喪失了能力,甚至喪失了意識;蛟S人們又會問,這樣的生命還有什么意義呢?毋庸置疑,人的權利是與生俱來的,只要是一個人,他或者她首先擁有生命權。重度和失能殘疾人更應該得到社會的關心和幫助,這就是人道主義。人道主義起源于歐洲文藝復興時期,今天的人道主義以尊重人的生命權為根本。中國在上古時代就已經有人道思想,《周易》有“立人之道,曰仁與義”,把施仁愛和行義舉作為貴族和士大夫做人的根本。儒家經典《禮記》中有“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思想,是歷史上最初的人道主義思想的體現。人道主義是中國殘疾人事業的一面旗幟,它尊重殘疾人的人格尊嚴,消除歧視和偏見,消除貧困,維護殘疾人的受教育權、就業權、婚姻家庭權、發展權和其他基本權利,使殘疾人過上更美好的生活。

  殘疾人事業發展最終的目的是解放殘疾人。人類的解放是永遠擺脫一切壓迫和奴役,使人從肉體和精神上獲得解放。馬克思主義認為,人類解放的條件是:“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這里說的“每個人”和“一切人”是包括殘疾人在內的所有人,所謂解放就是要消除一切物質的障礙,消除殘疾人自身功能缺失所造成的能力限制,以及環境的不完善、不人性化、不友好所造成的各種障礙。我們要用先進的科學技術使殘疾人失去的功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恢復和補償。要依靠法治的完善,消除殘疾人融入社會的制度障礙,使殘疾人從“被允許”進入某一個領域,變為殘疾人可以通暢地、自由地選擇進入各個領域。公眾應該以平等的心態看待殘疾人,并在殘疾人融入社會的過程中給予無私的幫助。只有當殘疾人能夠體面地、有尊嚴地生活,像健康人一樣方便地、自信地參與一切公共活動,并且獲得公正的評價,只有當每一個殘疾人都能夠“自由地發展”,“一切人”才有可能自由地發展。

  殘疾人的解放是整個人類解放事業的一部分。這條道路是漫長的。我相信隨著社會文明進步,隨著醫學科學發展,我們將不再研究人的殘疾衍生出的各種問題,那時,我們面對的將是美好的世界。

  來源:《光明日報》( 2016年05月17日 16版)

相關熱詞搜索:張海迪 殘疾人 視角

上一篇:關于“穗寶杯”首屆全國聽障朗誦大賽的函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河北时时彩中奖比例